您的位置 : 很酷文學網 > 小說庫 > 言情 > 別讓我們變回憶

更新時間:2019-03-28 14:12:09

別讓我們變回憶 已完結

別讓我們變回憶

來源:微閱云作者:月小半分類:言情主角:辛愿厲南城

主角是辛愿厲南城的書名叫《別讓我們變回憶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月小半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,情節引人入勝,非常推薦。主要講的是:辛愿和厲南城的婚姻,隔了一條人命。 她花了一輩子,也沒辦法取代那個故人。可當她累了倦了放棄了,厲南城卻步步緊逼:辛愿,我沒說結束,你就一輩子別想離開我身邊!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洗完澡收拾好自己,拖著疲憊的身子剛回到房間,辛愿就愣住了,不由自主的兩腿發軟,握著鑰匙的手用力過度,泛著驚恐的白。

厲南城閑適的坐著,一邊唇角微微勾起,目光卻凌厲的盯著她,像是要在她身上扎上幾個洞,“我倒是小看了你,這么快就勾搭上了唐九夜。”

辛愿微微顫抖著,她后退,卻撞倒了一名保鏢鋼鐵一般的前胸,一圈保鏢密密實實的把門前堵得死死的,她已經無處可逃。

厲南城笑的越發肆意:“玩的開心嗎?”

“沒有、我沒有......”辛愿遲疑的往前了一小步,道:“厲總,我會盡快離開H市的,真的,我這就走,求求你放過辛家吧。”

“陪唐九夜睡了一覺,就賺夠離開的錢了?”厲南城冷笑一聲,渾身散發著凜冽的氣息:“你以為找到了靠山,我就不敢動你?”

大手一把抓起她的頭發,狠狠的甩到一邊:“辛愿,你怎么下賤的像狗一樣,看到誰都搖尾乞憐?”

辛愿倒在地上,心一寸一寸的沉下去:“是,我下賤,厲總,殺了我也會弄臟你的手,就當我是個流浪狗扔了吧?”

“呵,”厲南城冷笑一聲:“我改主意了,既然你不走,那就永遠都別想走,留在這里一輩子當狗!要是被我發現你偷跑,辛家和你那個弟弟就都等著完蛋吧!”

辛愿不可置信的看著他,哀求道:“不要,求你不要,我不跑了,我留下來任你報復,不要動我弟弟,求你......”

燈光一暗,原來是保鏢們進了小屋,將燈光都擋了個嚴嚴實實。

狹小的空間里,一下子涌進來十幾個壯漢,瞬間顯得壓迫感十足,辛愿有種不祥的預感,不停的往角落里瑟縮著,顧不得疼痛,哀求著:“你們要干什么?”

“那群酒囊飯袋滿足不了你,我就給你找了些能干的來,”厲南城翹著二郎腿高高在上的坐著,笑容邪佞:“這幾個保鏢各個身強體壯,比方才包廂里那群孬貨可強多了,辛小姐要不要試一試?”

辛愿的眼睛驚恐的睜大,他竟然讓她跟保鏢......

“不行的,我會死的......”辛愿蜷縮成一小團,拼命的搖著頭。

“安琪就是這樣死的!”厲南城冷眸一縮,厲聲道:“安琪受過的苦,你也要嘗一遍!你們還愣著干什么,怎么上女人不會?”

保鏢們蠢蠢欲動,卻又有些畏首畏尾,直到厲南城大吼一聲,這才七手八腳的將辛愿按在地上,撕扯著她的衣服。

辛愿驚恐的亂叫,“放開我,你們放開我,救命,誰能救救我——”

沒有人應答她,沒有人會救她。

安琪死了,她活著,這就是她一輩子的孽,只要她還活著一天,就永遠要背負著厲南城的怒火。

“厲南城,安琪在天上看著你,她不會喜歡這樣的你!”

領帶被卷成一團,塞進她的嘴里,揚手重重給了她一巴掌,“不要提安琪,她的名字從你嘴里說出來,對她來說都是一種侮辱。”

厲南城沉聲道:“好好‘對待’辛家三小姐,若是她還有一口氣,你們自己知道后果。”

這是讓他們把人做到死的意思?

辛愿瞳孔渙散,嘴里嗚嗚的叫著,什么話都被堵住了說不出一個字,厲南城走出了小房間,門扉緩緩合上,也將她所有的希望全部打落塵埃。

兜兜轉轉,她還是逃不過如此的命運。

她絕望的想,唐九夜說的對,別人可以救她一次兩次,可終究不能每一次都能及時趕到。

她錯就錯在,一廂情愿的愛上了厲南城。

從小到大,所有的高興和傷悲,幸福和屈辱全都系在這一個人身上,落到如此境地,是她自作自受。

如果她的死能讓他消了氣,放過辛家,那么,就這樣吧。

辛愿閉上了眼睛,不再反抗。

安琪,你帶我走吧,等去了天堂,我親自給你道歉,贖我的罪孽。

一墻之隔,厲南城聽著隔壁的聲響,一口氣灌下去半瓶最烈的威士忌,砰的一聲放在桌子上,震的煙灰缸都跳起來,又重重落下。

咚咚咚,門被敲響。

他擰眉:“誰?”

“厲總,我來給您送酒。”

彩竹端著托盤,上面放著酒保精心調制好的各色紅酒,穿著一套大紅的旗袍,開叉直接到腰,露出一雙大白腿,胸前挖空了一塊,深邃的乳溝若隱若現,隨著她彎腰倒酒的動作不停的顫動著,聲音甜的發膩:“厲總,這是我們夜宴新上的酒,叫‘醉生夢死’,您嘗嘗?”

一抬頭,一張明艷嫵媚的小臉淺笑吟吟,素手端著高腳杯,送到他面前,忽而雙手一顫,酒杯傾翻,鮮紅的液體不偏不倚的倒在他胯下的位置,女人“哎呀”驚叫一聲,小手覆了上去來回上下,話里卻一點抱歉的語氣都沒有:“真是對不住,都是我不好,我給您擦擦......”

厲南城眼神一瞇,伸手托住她的下巴抬了抬,借著粉色的燈光看清楚她的臉,“在哪兒整的?”

這張臉,像極了安琪。

還沒恢復好就迫不及待的想來爬上他的床?

夜宴到底是夜宴,消息靈通,心思巧妙,更是了解男人。

彩竹輕輕一蹙眉,百般可憐:“厲總說什么我聽不懂,人家本來就是長這個樣子的呀,雖然比不得玫瑰那張臉傾國傾城,但也說不定厲總您會喜歡......”

柔弱無骨的小手熟練的拉開拉鏈,覆上他滾燙的昂揚:“呀,都濕到里面了呢,我來幫厲總擦一擦吧。”雙手上下揉了幾下,如愿感受到手中的東西發燙變大,彩竹更加大膽了起來:“酒液黏答答的,還是洗一洗的好,可我房間里沒有水,要不人家幫您舔掉......唔——”

下巴突然被狠狠捏起,疼的她直皺眉。

厲南城手中用力,看著她這張跟安琪相似的臉慢慢的扭曲,變形,心底漫過一絲嫌惡:“滾出去!”

彩竹被扔出了包廂,狼狽不已,捂著臉逃走了,經過辛愿房間前的時候,卻陡然間停住了腳步。

聽說她是厲總的前妻?

這口氣,不出不快!

她整理了一下自己,推開了房門。

一股光亮照射在辛愿的眼睛上,刺的她慢慢睜開眼睛,而后慢慢愣住,僵化。

逆著光站著的,是大姐?

大姐,你真的來帶我走了嗎?

猜你喜歡

  1. 懸疑小說
  2. 玄幻小說
  3. 科幻小說
  4. 都市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牛仔骑马登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