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很酷文學網 > 小說庫 > 仙俠 > 我的夫君是仙尊

更新時間:2019-06-11 14:52:25

我的夫君是仙尊 連載中

我的夫君是仙尊

來源:花生小說作者:高貴先生分類:仙俠主角:玄北忘笙

主角叫玄北忘笙的書名叫《我的夫君是仙尊》,它的作者是高貴先生寫的一本仙俠類型的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從我修成人形以來,就一直生活在一條黑漆漆泥鰍的魔爪之中。到后來才懂我是多么的沒見識,昆侖山望天閣住的是川冥仙尊,是一條修煉了整整十萬年的黑龍,不是什么泥鰍……總之被他壓迫了七百多年,我悄悄溜下了山。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又過了一整天。

之前按時送三餐水果的婢女也沒再過來,我想,也許是那日我說錯了什么話,赤胥不高興了。

不過這也沒什么,鎖骨香的后勁兒還沒過去,我蜷在床上,闔目休息。

門外隱隱約約傳來說話的聲音,我本來還有些煩躁,卻被戰神兩個字吸引了注意力。

應該是兩個婢女在嚼舌根。

“誒誒……我聽說啊,九重天上的戰神被天帝賜婚了呢。”只聽一個女聲說道。

“是嗎?誰啊?”第二個人搭話道。

“據說是天帝的侄女,瑤姬。”

“啊……你還別說,六界之中,能與咱們皇子相提并論的就是那個戰神了。”搭話的聲音中透出了一絲崇拜:“上次我跟在皇子身邊伺候著,在山海關有幸見了那戰神一面,還真是驚為天人。”

“他本就是九重天上的人,你犯什么花癡?”另一人壓低了聲音:“小心被人聽見,拔了你的舌頭。”

“可是啊,”第二個人也壓低了聲音:“戰神不是一直都不太喜歡那個神女嘛,怎么……”

“天帝下的旨意,你問我我問誰去?”

“欸,姐姐,那你知不知道這里面關的是誰啊?”

“我知道好像是個女子……三皇子吩咐過了,我們打掃完了就趕緊走,若是被發現在這里瞎晃悠,可是要挖眼睛的……”

“啊?三皇子……這女子就是他……”

“你不要命了嗎?皇子的事情也敢議論……”

兩人的聲音越來越遠,我靠在門邊,突然就沒了力氣。

賜婚嗎?

我閉了閉眼,長舒了一口氣。

“……若還是不放心,我們回去就成親……”

“……阿笙,你愿意嫁給我嗎……”

他是九重天上的戰勝仙尊,而我……又是什么呢?

我連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。

而且……有朝一日,我會殺了他。

突然,一個念頭一閃而過。

“……我若是有那個本事,自然舍得……”

我是這樣對赤胥說的。

那是不是只要我……

就在這時,一陣輕微的敲門聲打算了我的思緒。

“叩叩叩。”

我一愣,下意識地問道:“誰?”

“阿笙,是我。”玄北有些暗啞的聲音隔著門傳來。

我又是一愣。

緊接著,門口傳來一陣細不可聞的輕響。然后關了我七日的結界,就這樣被泥鰍打開了。

門開了,我抬頭,只見泥鰍好看的下巴上多了一圈胡茬,眼下也有些烏青。他穿著一身黑色軟甲,手里提著破蒼,腳下無聲地走了進來。

我突然就安心了。

連我自己都沒發現,在泥鰍來之前,我一直非常緊張。

“玄北……”我有點哽咽,伸手死死地抱住了他。

“對不起……”他溫熱的呼吸噴灑在我頸窩處,有力的手臂同樣緊緊地攬住了我的腰:“你說了不讓我去山海關,可我……”

“玄北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玄北。”

“我在。”他偏頭,親了親我的耳朵,低聲說道:“我帶你回家。”

“好。”

“啪啪啪。”三聲掌聲,我呼吸一滯,而玄北已經擋到了我身前。

“退兵千里,自廢氣海……”赤胥的嘴角帶著一抹勾人的微笑,紫色的眼睛里閃爍著異樣的光芒:“仙尊,你一樣都沒做到,就想帶小美人兒走,真是言而無信呢……”

泥鰍一聲冷笑:“本尊從未應過三皇子的條件。”

“嘖嘖嘖……情之一字,所向披靡的仙尊也逃不過啊……”赤胥依舊笑著,眼神卻逐漸冰冷起來:“早就料到戰神仙尊會潛進這胥華殿,本殿也早做了萬全的準備,七日……本殿都以為仙尊不會來了。”

玄北沒有搭話,而他手里的破蒼舞了一個劍花。

我有些擔心,泥鰍之前的傷尚未痊愈,而這里是胥華殿……

我沒想到赤胥直接把我帶回了魔界的皇宮里,也不知道泥鰍到底是怎么混進來的,還是正如赤胥所說,這就是個陷阱,赤胥就等著泥鰍自投羅網。

只見玄北手執破蒼,直直地刺向赤胥。

而赤胥也拔劍來擋,而泥鰍卻突然收劍,左手捏了訣,一顆拳頭大小的靈力球便砸在了赤胥左肩上。

赤胥倒退了七八步,而泥鰍便趁機拉著我,跑到了外面。

原來關著我的小房間只是偌大的胥華殿里一隅,而此時這周圍里三層外三層都被射手包圍了,一只只閃著暗光的箭尖直指著我與泥鰍。

赤胥站定,嘴角的笑容終于完全消失了:“放箭。”

鋪天蓋地的箭雨襲來,玄北臉色一沉,將我扣在懷里:“阿笙,閉眼。”

我聽話地閉上了眼睛,伸手抱住他的腰。

在劍與箭叮叮當當的碰撞聲中,我聽到了他的心跳,沉穩而有力。

“御風術?!”過了不知多久,也不知是誰,突然一聲驚呼。

我這才發現清脆的碰撞聲早就停了,而幾十只兩尺長的箭,詭異地漂浮在空中。

依稀記得,很久之前,我在玄北的書房讀到過御風術。

那本該是鳳族秘術,只可惜十萬年前一場浩劫,鳳凰慘遭滅族,天地間便再無人習得這御風術。

嗯?玄北不是真龍嗎?怎么突然學會了鳳族的秘術?

破蒼已回鞘,只見泥鰍單手將劍鞘橫在我們身前,所謂箭雨,便再也無法前進分毫。

雖然很不合時宜,但我還是崇拜地感嘆了一聲:“哇,泥鰍,你真是越來越厲害了。”

頭頂傳來兩聲悶笑:“等回去了,你若想學,我教你便是。”

“仙尊不會以為,本殿就準備了這么點東西給你吧?”赤胥的雙手開始上下翻舞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,腳下的地似乎震了震。

“阿笙,到我后面去。”

“嗯。”

赤胥身前開始結出一枚閃著紅光的印。

腳下的大地又震了一次,隱隱約約傳來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咆哮聲。

一道泛著紅光的結界將我們與赤胥隔了開來,我眼瞅著那只死狐貍精帶著人手越躲越遠,心里越來越不安起來。

“要不我們還是……撤吧?”我扯了扯他的袖子:“赤胥好像召出了什么不得了的東西。”

“是饕餮。”玄北的臉色有些泛白,他用袖子擋著嘴,輕咳了幾聲:“之前教你的隱身訣你還記得多少?”

我一下就明白了泥鰍的想法。

饕餮貪吃,愛吃,啥都吃,念個隱身訣,然后我們就等著饕餮把這胥華殿吃個洞出來,就可以走了啊。

只是……

“嘿嘿……”**笑兩聲:“那個……尊上……我不太記得隱身訣了怎么辦……”

本以為玄北會生氣,畢竟關鍵時刻掉鏈子實在是太……

但是他沒有,他只是輕嘆一口氣,勾了勾嘴角:“真是拿你沒辦法,我說一句,你學一句。”

我點點頭,定神提氣,強行將氣海撕開了一道裂縫。

喉嚨里有點甜,我掩飾住身體的不適,一字一句重復泥鰍說的隱身訣。

氣海翻涌,鎖骨香的藥性好像越來越強。

到最后,玄北的聲音聽起來都有些飄渺:“……歸隱吾形。”

“歸隱吾形。”

腦袋里一陣暈眩,我與玄北就被好似水波的大泡泡裹了起來。

我甩甩頭,眨了眨眼:“快夸我厲害。”

“厲害厲害。”泥鰍抬手揉了揉我的頭發,然后拉著我來到了宮墻邊。

這期間,我發現他袖口有暗紅的血跡,再看泥鰍越發蒼白的臉色,我的心一點一點揪了起來。

潛入魔族的皇宮,肯定不是易事。更不要說,胥華殿離山海關萬里之遙,赤胥布下陷阱,泥鰍這七日一定不好過。

而他本就重傷在身,現在怕是已經到了強弩之末。

“……我若是有那個本事,自然舍得……”

我突然明白了為什么赤胥要將我帶到胥華殿。

好大一盤棋,像是用二次陳兵山海關做幌子,趁機將我帶走,赤胥這是在賭。

他賭我在玄北心里的分量。

他賭玄北一定會帶著傷獨自前來救我。

他賭玄北此時一定虛弱不堪。

他還賭,鎖骨香的藥性,并不能完全控制我的氣海。

他還賭……我一定會按照他說的去做。

玄北拉著我的手緊了緊,將我從思緒中拉了回來。

我抬起頭,只見他嘴角上揚,好看的眉眼帶著笑意;他抬手將我眼前的碎發撥到耳后:“阿笙,你可害怕?”

我下意識地搖搖頭。

他不知道的是,我藏在袖子里的另一只手上,已經聚好了靈刃。

“那天我到了山海關,卻發現所謂陳兵十萬只是個幌子,可等我回去之后,只見太上老君,卻不見你……”他伸手將我擁入懷中,下巴抵在我頭頂:“阿笙,我怕……”

我心一顫,伸到他背后的雙手緩緩地握住靈刃。

“……我怕你有閃失,怕你有危險,還怕再也見不到你了……”

鼻子一酸,一滴淚沒入他衣襟里。

手一松,靈刃無聲無息地消失于虛無。

我下不了手。

我舍不得。

腳下的大地開始劇烈地震動,饕餮的咆哮聲仿佛就在耳邊。

我抬頭,閉上眼睛,吻住他溫熱的唇。

那一刻,什么都不重要了。

我只想讓他,好好活著。

猜你喜歡

  1. 言情小說
  2. 穿越小說
  3. 豪門小說
  4. 豪門世家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牛仔骑马登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