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很酷文學網 > 小說庫 > 懸疑 > 深海迷航

更新時間:2019-06-24 11:18:46

深海迷航 已完結

深海迷航

來源:騰文作者:岳滄行分類:懸疑主角:程鋒梁八爺

主角叫程鋒梁八爺的小說叫《深海迷航》,它的作者是岳滄行所編寫的懸疑類型的小說,內容主要講述:一張羊皮卷,開啟了前往深海的航道一顆紅珍珠,揭開了塵封于黑暗之中的歷史當我們拿到寶藏,興奮地歡呼之時卻不知自己早已迷失在無限的深海之中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我沒來的急出口詢問,因為當我想要詢問的時候,他已經憑空消失在我眼前。

太陽也恢復了原狀。

我呆呆的站在原地不說話,心里想著,這還是我熟知的那個三國嗎?或者說……這還是我熟知的那個世界嗎?

我的眼神不經意間掃到了海平面上,不由得一驚,此時竟已是黃昏,太陽幾乎降到了海平面之下。

急忙趕回家,爹已經在書房等我,同來的還有我老爹的拜把子兄弟——張棍子。張棍子的大兒子名叫張玉樹,是我的死黨,因長相五大三粗,平時我叫他怪獸。

我問了聲好,便站在一旁。

老爹把今天那黑色的圓珠拿出來放在書桌上,面色很是疲憊,張棍子看了看我,便開始訴說許多年前那一段曲折的旅程:

爺爺最后一次出海的時候正當壯年,爹還是個半大小伙子,那時候靈帝當政,正趕上黃巾起義,中原亂的很,碰巧南邊來了支船隊,要去海上尋紅珍珠來治他們帝王的病,給出的報酬高的嚇人,爺爺帶著年輕力壯的張棍子就上了他們的船。

那船隊中的主船氣派的很,足足有三五架樓船那么高,吃水線也深的離譜,好像是專門為了遠海航行所建造的,船名便是紅珍珠。

爺爺當時只道是去尋那海中的紅珍珠,卻沒想到接下來的航行竟會出現那般波折。

那船主名叫戴門,生的金發碧眼氣派非凡。爺爺說要祭海,戴門也希望入鄉隨俗,于是行過文書,酬過游魂,船隊便起航了,起航的時候張棍子一臉的不自在,爺爺也沒發現,早上起航很快到了傍晚。

張棍子找了個沒人的空,猶猶豫豫的小聲告訴爺爺:“揚叔,今早祭海的時候,‘太平坊’好像有些裂了。”

爺爺當時頭皮就是一炸,祭海的時候都要在船頭放一塊棺材板,名為“太平坊”。葬身大海是漁民大忌,與“入土為安”的習俗大相徑庭。因此放一副棺材板,以求太平無事,若死,也得死在家里,才能“入土為安”。

這棺材板若當真裂了,那兆頭一定是兇的不得了,海邊的人最忌諱這個。

“你他娘的怎么不早說!”爺爺此時欲哭無淚。

張棍子唯唯諾諾的,爺爺心中稍微一尋思就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了,不過是想大賺一筆,回家娶個媳婦罷了。

“咱們都收他們那么多訂金,日子是定好的日子,怎么也得先出海。”爺爺無奈的說,“番子最不講情面,若是定好的日子不出海,少不了一番糾纏,訂金說不得要退掉了,咬到嘴里的肉總不能吐出去!”

張棍子當時就眉開眼笑了。

也虧得兩人藝高人膽大,當下決定尋到紅珍珠之后再做計較。

此時正是開伙的時間,番人水手吃飯的時候喜歡圍著一個大長桌子,桌上有魚有肉,還有番邦釀的酒,那酒喝起來苦澀辛辣,按張棍子的話來說就是像馬尿一樣惡心的很,也不知道知道他是怎么知道馬尿什么味道的。

爺爺也不喜歡喝他們的酒,但是喜歡他們吃飯的氣氛,一群水手圍著一條兩條大長桌子大塊吃肉大桶喝酒,喝高了還拉長了破嗓門唱著難聽的歌,那歌難聽是難聽了一些,但聽起來卻是讓人不自覺的想跟著唱,那四個字怎么說來著?熱血沸騰便是了!

后來聽戴門給爺爺翻譯過當時的那首歌:

新婚之夜的喜床邊,

來了一位粗壯的船長,

他說著起來,起來!我的新娘呦!今晚就跟我走!

去大海中尋找那無盡的珍寶!

那覆蓋花瓣的岸邊埋藏著我心愛的瑰寶,

那埋葬鮮花的大海中,

我將把這世上最寶貴的珍珠雙手獻上!

我的新娘呦!今晚就跟我走!

爺爺聽完啥也沒說,心里卻覺著無聊的緊,不就是一個海盜頭子搶了別人新娘的故事嘛!還唱的那么起勁,搶別人新娘有啥好唱的。

爺爺吃完了晚宴就要回房休息,由于采珠人的身份,戴門對爺爺百般的謙讓,住的也是最好的船艙,那船內部分為三層,爺爺和張棍子就住在最上面的一層,中間那層住的是有些技能的海員,最下層住的是只有一些蠻力的水手。

當天晚上月明星稀,大海平靜無波,卻稀奇古怪的起了大霧,那霧濃密的很,隱隱約約才能看到附近的其他幾條大船。爺爺來到甲板上的時候,忽然來了一陣大風吹散了大霧,月光直接照下來,恍如白晝。

爺爺一扭頭,發現本在身后的戴門沒有跟上來,只是站在船帆的陰影里面,微笑著沖著爺爺招了招手。爺爺當是他還有事情要交代船員們,就沒再逗留,和張棍子一起很快回房休息了。

回到房間之后,張棍子便七上八下的好像在船里翻找著什么東西,爺爺看他這個樣子心里面就數了,也跟著他找了起來。

片刻之后,兩人看著地板上隱藏的管道口,表情陰晴不定,這管道本是類似竹子的東西,內部中空,若是裝在船上,目地就是為了偷聽船客的講話。眼前的管道做的精致的很,上面蓋了一層與地板相同顏色的砂膜,等閑船客根本分辨不出來。

平時的貨船上若是載了陌生人,也要裝上那么一兩個偷聽的玩意兒,畢竟人心隔著肚皮,跑海路最怕的就是內部出了問題,前些年的海盜慣用一種手法便是派一兩個暗哨潛到船隊當中,趁人不注意就鑿沉了船,這些年官府為了得民心,隔三差五便用樓船船隊走一趟海,海盜這才不那么猖狂。

張棍子撕下衣服上的一些布料,揉成一團堵緊了管道口,又澆了些水,這才放心說話。

他苦著一張臉說道:“揚叔,咱們這次怕是上了賊船了!我剛吃飯的時候,看到那水手耍金蛇幣來著!”

爺爺半晌沒吭聲,金蛇幣是海盜內部通用的貨幣,每一枚都是黑金打造,價值連城,卻也骯臟無比。

“那水手既然敢讓你看到,必定是無所畏懼。滿船都是他們的人,現在又不知是海中何處,跑都跑不掉,只有見機行事了。”爺爺說道,“早些睡下,養足了精力,出什么事也好對付。”

張棍子卻沒聽爺爺的話,當天晚上一晚上沒睡覺,船艙里面冷的嚇人,裹了厚厚的被子也沒一點溫暖的感覺,還不時聽到一兩聲爭吵,這爭吵之聲卻是用番文說的,饒是張棍子在碼頭熟悉了很多的番文語言,也沒聽出這爭吵中的一點意思。

第二天早上,天還是灰蒙蒙的一片,甲板上就擠滿了人,爺爺本來起床就早,張棍子更是一晚上沒睡覺,誰知道這番人水手起的更早,爺爺和張棍子卻成了最后一個上了甲板的。

只見那最高的主桅桿之上,赫然吊著一個人,張棍子一眼就認出來這便是昨天玩弄金蛇幣的水手,那人死相極慘,無眼無鼻,渾身帶血,仿佛是受盡了折磨才被掛了上去。

戴門站在臺子上講了幾句話,疏散了水手們,才過來跟爺爺說話。

“抱歉親愛的朋友!讓你們受驚了,我的水手出了一些小的事故,相信很快會處理好的!”他的動作和神態依然優雅,如同大多數番人貴族一般。

爺爺自然點頭稱是,而后帶著張棍子退回了房間。

之后的幾天倒也相安無事,直到那一天。

小說《深海迷航》 第2章 紅珍珠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玄幻小說
  2. 宮斗小說
  3. 古言小說
  4. 穿越種田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牛仔骑马登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