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很酷文學網 > 小說庫 > 仙俠 > 滄海流霧

更新時間:2019-06-26 16:02:40

滄海流霧 連載中

滄海流霧

來源:落初文學作者:煙落如夢分類:仙俠主角:徐文宣流螢

精品小說《滄海流霧》由煙落如夢傾心創作的一本仙俠奇緣風格的小說,這本小說的主角是徐文宣流螢,書中主要講述了:她與他一見鐘情,互生情愫。他贈與她‘流霧’私定終身。怎奈兩界殊途,千阻萬隔。先有‘噬魂’抹去記憶,后有月老喂‘忘情’、綁紅線,又有道人誓要降妖除魔,經歷千辛萬阻,她與他能否改寫三生石?最后能否攜手此生?還是來生再相見?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“常伴身側?”流螢喃喃念著。

“可是對于我們來說的短暫,那就是他這一生啊,對于文宣來說就是他的天長地久吧?”流螢繼而說。

白羽搖了搖頭,看似悲傷地隱逸離開。

因為白羽知道此時的流螢迷失在了她所謂的愛里面,除了文宣。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一日之隔……

都說一日不見如隔三秋,僅僅這一日流螢就好似過了千年。做什么都無力的感覺。

總覺得一個回頭文宣就在那里一樣,可是每次回頭,等著她的都是空寂。

流螢無心研習術法,整日變成了蹲在池子邊看魚。

又過了三日……

“小宣宣,你說,他家遠不遠,到家沒到家,他真的會回來么?”流螢對著文宣之前捉回的魚說。

“他不會再回來了。”一個聲音響起。

“天啊,天啊,小宣宣,你也修煉成精了么?”流螢驚訝,“你,會說話了?”

流螢的頭被拍了一下,回過頭,施澤站在身后。

“原來是你啊,施澤兄,“流螢顯得失落。

“沒大沒小,你出生的時候我都成年了,按說我與你師父同等輩分。“施澤又拍了一下流螢的頭。

“小時候不是你讓我叫哥哥的么?現在跟我攀輩分,哼!“流螢說著站起了身。

“話說這兩日都沒見著白羽,他很少兩三天都不和我聯絡的,你可有他的消息?“施澤問流螢。

“我也沒有,就文宣走的那天見過,這幾日他也沒來我這。“流螢答。

“不過,你為什么說文宣不會再回來了?“流螢繼續說,說的時候眼淚在眼眶里打轉。

“就是一種感覺吧。“施澤說的時候并沒有看著流螢。

十日后……

施澤發現流螢的時候,流螢在溪邊哭的像個淚人,施澤驚慌失措,自從流螢師父離開那日,他三千年都沒見過流螢這樣哭了。

“這是?“施澤無措。

“施……施澤……你……你……認不認得………一個……一個……叫文宣的人?“流螢泣不成聲。

“見過,不熟。“施澤答,

“我……我以為……那……那只是……只是我的……一個……一個夢……”流螢停不下來。

“那不是夢,他曾來過。”施澤的話好像永遠不會多一樣。

“不過這都十天了,白羽都沒出現過了,不會有什么事情吧?”施澤繼而說。

“白……白羽?”流螢決定和施澤去找找白羽。

可是他們去到白羽的群族,好像都沒人注意到過白羽一樣,甚至有人對白羽這名字都異常陌生,他們收到的除了冷眼就是搖頭。

施澤表示詫異。

因為施澤發現,關于白羽的群族,白羽似乎什么都沒有講過。

“我們和白羽在一起三千年了,好像似乎并不怎么了解他。”流螢似乎也發現了這一點。

二十日后……

“小宣宣,我們是不是被文宣遺忘了?這么久了,二十天了,他是不是說過會回來的?”流螢又在和魚說話。

流螢從發間取出滄海,施法揮刺砍斷了筑邊所有的竹子,竹子又迅速長出,她又砍斷,小宣宣在池子里亂轉,顯然被嚇到了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天色暗了,流螢顯然也累了,她坐在竹階上望著天空。

“那天的月亮那么圓,他說的話那么動聽。“流螢有些失魂。

“二十天了,文宣,你在哪?你還記得我么?“流螢繼而說,眼淚又流了下來。

流螢低頭看著流霧,感覺若不是有這枚指環,她一度懷疑文宣是否真的出現過。

而如今,只能睹魚思人了。

三十日后……

日子轉眼入了秋。

文宣走后的三十天,白羽也一直沒有了聯絡,施澤因為找尋白羽最近也很少來。

流螢決定走出這生活了三千多年的竹林,走出這片山。

她要去城里,她想去找文宣。

可是她發現,除了徐文宣這三個字,他竟然對他一概不知。她茫然。

她去水澤洞尋施澤,去了四次都撲了空,她決定就留在洞里等他。

三日后施澤回來了,滿身疲憊,可流螢卻顧不上。

“施澤,施澤哥哥,施澤前輩!“流螢迎上前去。

這一舉動把疲憊不堪的施澤霎時拉回了清醒狀態,心想這個小妖精要出什么幺蛾子?

畢竟,三千七百年來,流螢從未把他當過前輩。

“我記得小時候你說有一種術法,是尋人的,對不對?“流螢眼里有光,不知是期待的波光還是淚水。

“是,有。“施澤答,腦袋在飛速旋轉。

“你會的,對不對?“流螢繼續追問。

“會……還是……不會……呢?“施澤不知道流螢葫蘆里賣的什么藥。

“給,這個,需要他的貼身物品,對吧?“流螢說著遞過流霧。

施澤接過流霧,兩指捏著,“這個還挺好看,你哪來的?“

“不是給你的,幫我尋找他的主人可好?“流螢眼里波光熠熠。

“我剛可沒說我會啊?“施澤要把流霧還給流螢,他知道了她的想法,無非就是那個文宣。

“三千多年,我第一次拜托你對不對?施澤前輩?“流螢決定使用撒嬌手段。

“可是我答應過你師父,不讓你出了這片林子,我會照顧好你。“施澤顯得為難。

流螢拉著施澤手臂,“施澤哥哥,我知道你對流螢最好了,你不忍心我傷心的,對不對嘛?“

“這怎么又成哥哥了?“施澤無奈,這可能是這么多年來他和流螢交流最多的一次了。

“哎呀,別管什么稱呼,反正就算師父臨終遺言,你不是答應了會對我好的?“流螢還在搖晃施澤手臂。

“可也不是這樣啊?“施澤掙脫手臂,”好了,好了,我幫你就是了。不過一切后果我不負責。“

“好好好!”流螢眼中充滿希望。

施澤在水澤洞門邊施溯水尋蹤,洞邊有個小小的水泊,連著向外的溪流,水會蜿蜒到各處,只要物品主人接觸過任何地方的水源都會尋蹤。

這個術法施澤還是第一次用,因為據說這屬于窺探隱私,被水妖一族視為禁法。

施澤把流霧放到了剛剛騰起的水陣上,“把他的名字寫在這里。“施澤示意流螢在水陣中央連接指環的下層寫下文宣的名字。

流螢認真的寫著,徐……文……宣。

自從那日,她把這三個字銘記了千百遍,今天終于用到了。

施澤告訴流螢,指環的主人在洛城,但是他看到的其他并未與流螢說。

流螢帶上流霧,謝了施澤十幾遍,開心的飛走了。

施澤覺得心隱隱的痛,隱入水澤。

小說《滄海流霧》 第八章 睹魚思人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架空小說
  2. 幻想小說
  3. 仙俠小說
  4. 女強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牛仔骑马登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