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很酷文學網 > 小說庫 > 武俠 > 亂世逍遙記

更新時間:2019-06-28 15:15:25

亂世逍遙記 連載中

亂世逍遙記

來源:落初文學作者:常居九分類:武俠主角:白慕華朱英

小說主人公是白慕華朱英的小說是《亂世逍遙記》,本小說的作者是常居九寫的一本武俠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朝廷腐敗,武林動蕩,分爭恨不休。兒女情長,愛恨癡纏,江湖任漂流。孰好孰壞,原本難分。滄桑患難,有情人雖成眷屬,世事難全,尚有癡心人未歸……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程青聽她這么一說,心中一急,忙問:“怎么,你與楊大哥在這里一同游玩過?”

紅綾仙子正想往事,忽然聽了這話,不禁‘噗嗤’一笑,說道:“我又不識得你楊大哥,怎么會與他到此同游?”

程青當即松了口氣,紅綾仙子見她這般記掛著楊君,嘆口氣道:“這幾日在路上冷淡了你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程青聽她話聲溫柔,猶如自己的母親一般,便道:“我叫程青。”

紅綾仙子想起自己十余年來煢煢孑立,雖是灑脫,心底難免孤獨,這時眼里柔情無限地瞧著程青,道:“即便你不認我做師父,準我叫你青兒嗎?”

程青離家已有十來日,心中常自思念母親,平日里母親也是這般叫她,今日聽紅綾仙子叫起,心中對她好意遞增,點頭答允道:“嗯。”

紅綾仙子見她答允,心中一喜,忙喚了聲“青兒”。程青聽在耳中,只覺心里溫暖無比,一時忘了程秋水不準其拜人為師的話,笑道:“神仙姊姊,只要你以后不再對我兇巴巴的,我便肯叫你做師父。”

紅綾仙子登時眼前一亮,喜道:“你說的是真的?你肯認我做師父?你不怕你媽媽責怪你了?”她一連問了三句,顯是驚喜已極。程青點頭答應,紅綾仙子一把將她摟在懷中,輕聲道:“你既叫我師父,便是我這世上唯一的親人,又怎會忍心兇你?”

程青只覺肩頭有水滴滴下來,抬頭看去,原來是紅綾仙子落的淚水,心道:“神仙姊姊不知受了誰的欺凌,竟讓她一個人活在世上,受這般孤獨,今后須得想法子使她快樂起來。”隨即問道:“神仙姊姊,你帶我來蘇州做什么?”

紅綾仙子苦笑一聲,嘆道:“也沒什么,許久沒來了,來瞧瞧。”程青見她心事甚重,是以不便再問。

紅綾仙子當年誤入情障,孤孤獨獨十余年,如今好容易有了個伴,心中自然歡喜無限。那淚珠卻不知是因從此有了伴兒,喜極而落,還是舊地重游,相思所落?

兩人在舟上說了幾個時辰的話,不覺間暮色降臨,天上已始繁星點點,明月初升,似此良宵,兩人心中只覺說不出的舒暢。不知不覺已劃進一片蘆葦叢中,許多蓮葉傍在蘆葦之旁,程青順手摘了一顆蓮子,剝開皮來,月光照耀之下,但覺皮肉光潔,送入嘴中甘香爽脆,清甜非凡。不覺笑道:“這蓮子清而不膩,真好吃。”說著又摘了一顆剝開遞給紅綾仙子,紅綾仙子放入口中,莞爾一笑。

程青見她笑靨如花,便如十七八歲的姑娘一般,心道:“神仙姊姊如此貌美,不知哪個瞎了眼的要令她難過?”正想間,忽“咦”地一聲,手指前方說道:“神仙姊姊,你瞧那是什么?”

紅綾仙子順著她手指轉頭看去,只見前面隱約泛起微光,登感大奇,暗想這蘆葦深處哪來光火?道:“咱們去看看。”說著扳動船槳,朝那光亮處劃去。

待劃得一段行程,已隱約看出,那光亮是從一個莊子照射而出,兩人均感大奇,紅綾仙子道:“想不到這蘆葦深處竟有人家?”

只見那莊子建在湖面,尤似搭橋一般砌石而成地面,上面蓋有數間屋子,由幾處院子連接而成。程青見莊子設在如此隱蔽之處,心中好奇登生,道:“神仙姊姊,不去咱們上去看看?”

紅綾仙子也自好奇,點頭答允,兩人靠近莊邊,相繼登上莊去。只見莊門大開,匾額上鑲著“致遠莊”三個大字,細一看去,但見莊中有假山石,曲欄環抱,垂柳依依,其境似一林苑。兩人不由得暗暗贊嘆,心想江南人杰地靈,這莊主竟將莊子建的如此精致。

兩人緩緩向莊內走去,隱隱聽見正廳有人說話,當即止步。只聽一男子道:“如今師兄不知去了何處,師父閉關未出,此事晚輩又做不了主意,還請王前輩示下。”又聽得另一位年紀較大的男子道:“我心中雖敬沈掌門,但于朝廷之事,管不了,管不了!”

紅綾仙子聽那男子聲音,想必便是逍遙門的徐嵩,待聽他說到白慕華不知去了何處,霎時間,心中無數往事如電光石火般一閃而過,眼中竟自淚花閃閃,幽怨無比。

徐嵩見那男子不肯理會,想到朱勇在牢中定是受盡苦楚,心中一急,道:“此事關系到我大明百姓,難道王前輩也要坐視不管?”

那姓王的大笑一聲,道:“大明百姓遭殃,也只能怪皇帝昏庸,任用奸臣,豈是你我便能改變的?何況我僻處這江南之地,也不見得未必便受靼子之辱。”

這徐嵩雖也不是先天下之憂而憂之士,但當時既受白慕華之囑,如今朱勇又被關押,此刻更不知受著何等的折磨,是以心中急切,道:“晚輩敬重王前輩是江湖上有頭有臉的大人物,當年為了家國,隨程盟主一起征戰,不知手刃多少外敵,又是蕭老前輩愛婿,想蕭老前輩與家師關系頗好,晚輩這才來請教,想不到也是徒有虛名。”

那姓王的更不理會,道:“我王復平是怎樣的人要你來說?若非瞧在沈掌門人的面上,今日豈能容你如此不敬!你快些走罷,朝廷之事,我說了不管就是不管。”

紅綾仙子在院中聽得那人叫作王復平,心頭一震,暗道:“王復平?這老賊許多年不在江湖上露面,原來隱居此間。”

程青手挽著她,只覺她身上微顫抖一下,輕聲問道:“神仙姊姊,你怎么了?”紅綾仙子示意她不可說話,程青一奇,暗道:“在青城寨那十個惡人見到神仙姊姊也自唯唯諾諾不敢多言,何以今日神仙姊姊竟害怕起來?”紅綾仙子既不讓她多言,她也不便相問,輕聲道:“神仙姊姊,咱們走吧,別教人家當作了強盜。”說著拉了她手轉身便走,哪想紅綾仙子一心要聽他們說話,程青竟拉她不動,反被摔倒在地。

“什么人!”王復平聞得屋外響動,喝了一聲。紅綾仙子情知不妙,暗叫聲“糟糕”,急扶起程青便往莊外躍去,其腳步矯健,片刻間便回到小舟上,兩人急扳動船槳快速劃走。待王復平奔出莊外,那小船已劃得有些遠了,趁著月光,只依稀能看見有兩個人影,暗道:“這兩人身法好快,不知是誰?”當即在地下拾起石子,鼓勁催發,向兩人激射而去。紅綾仙子聞得風聲,雙袖一揮,一股內力使出,硬將那幾粒石子擋了下來。

王復平見這人內力渾厚,急忙從袖中拿出一件物事來,朝天一拉,原來卻是自制的煙花筒,被他這么一拉,便聽得“嗖”的一聲,那煙花彈徑自飛向天空“砰”地一聲炸了開來,五顏六色的,瞬間便沒了。

程青見這煙花好看,笑道:“好美啊,要是再多放幾顆那才好呢。”

紅綾仙子見她不知世故,道:“快些劃罷,附近想必有人,這煙花是用作信號的。”

程青道:“神仙姊姊功夫這般了得,再多人我也不怕。”

紅綾仙子見她天真,道:“這里卻有這世上我怕的人。”

程青一奇,問道:“是誰,會比神仙姊姊還厲害?我可不信。”

紅綾仙子歷來性子怪癖,這時心中急切,程青又喋喋不休,略有不耐煩之意,道:“你怎地這般啰嗦?”程青見她又顯兇意,當下住口不語,急板漿劃船。

這時兩人又劃至蘆葦叢中,但見這叢中水路曲折交錯,此時夜深,加之兩人來時悠然自得,全沒記住出路,此刻不免心中暗暗著急,紅綾仙子暗忖:“在水上完全施展不開手腳,若是有人在這叢中設有埋伏,那可如何是好?”當下也不多想,隨便找了一條水路快速劃去,如此曲曲折折劃了半個多時辰總是劃不出蘆葦叢,程青急道:“咱們進來時也沒要多久,怎地現在劃了這么久還出不去?”

紅綾仙子不答她話,又始板漿前行,一路在蘆葦上劃下痕跡以做記號。又劃得一盞茶時分,紅綾仙子見兩旁的蘆葦上正有適才自己做下的記號,心中登時又急又怒,喝道:“何人在此戲弄,還請出來相見。”

這時遠遠傳來一女聲,道:“貴客遠來敝莊,何不到莊中一敘?”

紅綾仙子聞得這聲音中氣充沛,不由得心中一驚,暗道:“想不到王復平那老賊身邊竟還有如此厲害的人物。”不敢發怒,沉聲道:“你我不曾識得,沒什么好敘,還望指點去路。”

那女子忽長聲大笑,笑聲甫歇,紅綾仙子兩旁的蘆葦便迅速移動起來,忽左忽右,如此繞了一圈,竟將兩人團團圍在蘆葦叢中,紅綾仙子再也按耐不住,厲聲道:“遠來是客,你膽敢戲弄于我!”那聲音笑道:“你擅闖我千日紅莊,我倒要瞧瞧你有什么能耐。”

程青眼見兩人被圍困此間,叫道:“你敢惹怒神仙姊姊,終會有你好瞧的。”話音剛落,只聽得“嗖嗖”幾聲,無數菱子自蘆葦里向兩人激射而來,兩人急揮袖格擋。

程青隨母親習武日久,此時避擋暗器,倒也絲毫不費氣力。紅綾仙子見這些菱子所出的勁力各不相同,猜測這蘆葦中伏有一二十名敵人,以力道看來,這一二十名本領俱都低微,倒也不足為懼,只是適才說話那女的卻難對付。這時見蘆葦中菱子不斷射出,程青早已手臂酸軟,紅綾仙子心中發怒,再也按耐不住,一聲清嘯,喝道:“不知好歹!我紅綾仙子行走江湖,幾時被人這般折辱過?”倏地雙腳一躍,整個人騰空而起,只一瞬之間,雙掌連連向蘆葦中拍去,但見一股股內勁所引發的氣流急沖而出,使得正是自己的成名功夫“陰冥掌”。

這陰冥掌乃是至陰至毒的掌法,其力道柔而不弱,但凡中了此掌,其寒氣滲入體內,若不及時運功護住五臟,逼出寒氣,不消一個時辰便將全身腐爛而死。

紅綾仙子落入船中,只聞得蘆葦中發出聲聲慘叫。程青見她這般了得,心中驚喜交集,笑道:“我說了神仙姊姊會要你們好瞧,你們卻偏不信。”

適才那女聲又響起:“江湖上傳聞,紅綾仙子以人肉為刀俎,殺之不眨眼,今日得見,果真是名下無虛。”紅綾仙子嘴角輕笑,道:“承蒙抬舉,還請指點出路。”

話音剛畢,四周的蘆葦叢又始移動起來,忽左忽右,已散在小舟兩旁,退出一條水路來。兩人均感大喜,紅綾仙子道了聲謝,急板漿前行。

兩人劃得片刻,見前面又有一所莊園,紅綾仙子登覺不妙,急忙調轉船頭,卻見后面已被蘆葦死死堵住,再無退路。紅綾仙子心中惱怒,暗道:“想我一生橫行江湖,今日豈能任一個名不見傳的女子所辱。”當下將心一橫,把小船泊在莊邊,攜了程青的手便上岸去。

只見這莊子與適才那“致遠莊”大不相同。這莊喚作“千日紅莊”,莊墻之外種了許多盆花,因是深夜,不知是何種名花,但借著月光看去,倒也知些這些花兒開的分外美麗。紅綾仙子見莊門緊閉,叫道:“敢問莊主大名,還請出來一見。”

適才那女子在莊中說道:“你我素無恩怨,還請自便。不過那小妮子長的精致,須得留下來,以謝這闖莊之罪。”

紅綾仙子向來自大,這時聽她說話傲慢,毫無將她放在眼底之意,苦于尚未摸清對方底細,只得強自忍著怒氣,道:“這姑娘是我徒兒,豈能拱手讓人?”

那女子長聲一笑,道:“素聞紅綾仙子橫行江湖,獨來獨去,不知何時做起了師父?”

紅綾仙子道:“我做不做師父,與你有何相干?”

正說話間,只見那水路中有只小船劃過來,隱約可見到船中有兩個人影,只聽其中一人叫道:“紫霞,可見到敵人了嗎?”

小說《亂世逍遙記》 第一二章 太湖深處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幻想小說
  2. 科幻小說
  3. 古裝小說
  4. 言情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牛仔骑马登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