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很酷文學網 > 小說庫 > 言情 > 田園錦繡小農妻

更新時間:2019-07-04 10:40:57

田園錦繡小農妻 連載中

田園錦繡小農妻

來源:微小寶作者:小E分類:言情主角:林青柔周石鈺

經典小說《田園錦繡小農妻》由小E傾心創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小說,本小說的主角林青柔周石鈺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絕處逢生,寄人籬下,困境潦倒,不過一時。她空間在手,踏實肯干,不出幾月便改變現狀,從親戚見了繞路走的窮人成為村中首富,此時極品上門求和?不存在!正當她生意蒸蒸日上時,恩人表白,附贈一雙兒女,她震驚了。為了報恩要以身相許了?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她跟著周石鈺進了一家農具店,看著他和掌柜的商量事情,站著無趣,便趁兩人話音落下的空檔,到他身邊去:“周大哥,大娘囑咐我買點米面回去,你若還有事要做,我先去買,咱還能早點回去。”

周石鈺深深看她一眼,黑白分明的眸子寡淡無情。

林青柔忽然想到自己是個外人,從脖子上摘下吊墜:“這是我家祖傳的東西,把他抵給你,我斷不會拿了銀子跑了。”

她也有私心,跟著周石鈺逛了這么久,總覺得外面的物價和她在那個收銀臺前看到的不一樣,便想去買點東西試試。

周石鈺掃了眼她的吊墜,也沒接,數了六十個銅板給她。

林青柔懷揣六十文巨款,進了米行。

掌柜的見她的穿著,有些瞧不上:“白米十二文一斤,糙米六文一斤,白面十文一斤,粗面四文一斤。”

林青柔心中掀起波瀾,她記得那個收銀臺里的白米才四文一斤,糙米才兩文,這店里的整整貴了三倍!

她心里不平衡,秀眉微皺:“掌柜的,你這賣的也忒貴了。”

掌柜的更看不上她這窮酸樣兒:“你出去打聽打聽,要是有一家比我這兒賣的便宜,我把秤砣吃了!”

林青柔瞧著他生氣的樣子,心里微驚,莫非這個時代的物價就是這樣,是她那個收銀臺的物價不正常?

她心里有自己的算計,只稱了五斤糙米,花了三十文錢,剩下的三十文被攥在手心里。

五斤玉米面是還給鄰居的,五斤糙米再省著吃也只夠三四天的,要是能去那個收銀臺那兒買,還能買十斤糙米。

可她手里有錢了,卻不知道怎么進去。

林青柔走到一無人的胡同中,集中注意力,希望可以來到收銀臺所在的空間。

眼前場景一換,收銀臺竟出現在眼前。

她心中狂喜,但還有些信不過機器,只存了十文錢進去,充值會員卡,購買五斤糙米。

收銀臺下的出貨口“叮”的一聲,吐出五斤糙米來,還是用古代的布袋裝好的!

且這空間外界人看不見,這東西便是她的了。

林青柔懷揣著喜悅的心情打開布袋,和自己在米行買來的那五斤分毫不差。

她開心的要跳起來,原本只能買十斤糙米的錢,現在買了十斤還剩二十文!若一開始就在這兒買,能剩四十文呢。

這一比不覺得什么,可日積月累,都不知能省多少錢。而且這里面什么都有,等以后她有錢了,還能把這里面的東西拿出去販賣。

林青柔激動了好一會兒才平復心情,又換了一斤咸鹽花了四文,外面一斤鹽就要十二文,比白米還貴呢。

她手里共有十斤糙米一斤咸鹽,為了不讓周石鈺懷疑,只拿了九斤糙米,半斤鹽出去,正好六十文。

剩下的十四文她存到了卡里,不是她有意私吞,還給周石鈺反而沒法解釋。

林青柔想著去和周石鈺會和,心思流轉間,便回到了胡同里,四下看去,并沒人瞧見她,才放心的走進人流。

林青柔將米和鹽所花的銀錢和周石鈺說清楚,后者寡淡的神色沒什么變化。

兩人路過蔬菜攤兒時,林青柔瞧見攤位上賣青椒的,上前詢問了價錢,三文一斤,那收銀臺里的應該是一文。

心里有了打算,林青柔便沒買。

回到家已是黃昏時,周石鈺去鄰居家還糙米,林青柔進了廚房準備晚飯。

上午周石鈺打的獵物全賣了,家里只有劉氏撿回來的野菜,只能做個簡單的野菜糙米粥,煮好后撒了點鹽進,便是晚飯了。

濃稠的糙米粥盛了一大盆,放到院子里的石頭桌上,擺好碗筷。

“娘親,好香啊。”

杏兒抱著林青柔的大腿,盯著糙米粥,吸吸小鼻子,饞的直咽口水。

林青柔蹲下身:“杏兒,我不是娘親,是姨姨,要叫姨姨知道嗎?”

杏兒一雙霧蒙蒙的眼里滿是懵懂:“娘……姨姨。”語氣委屈巴巴的,失落的低下小腦袋。

林青柔于心不忍,但也未允許她喊自己娘親,揉揉她的頭發:“杏兒乖,洗洗手吃飯了,爹爹回來了嗎?”

“爹還在隔壁家,我聽見夢姨的聲音了。”周望兒拉著劉氏從房間出來,朝隔壁看了一眼。

林青柔讓三人洗手先吃,便去尋周石鈺。

“鈺哥,你家里缺個女人,你要不嫌棄,我愿意去照顧孩子們,省的你留那女人在家,平白讓人說閑話。”

“村里人都說那女人要以身相許給你呢,是不是真的?”

女子柔出水的聲音傳進耳里,林青柔推開家門,便見一女子含情脈脈的拉扯著周石鈺,見自己走出來,一個勁兒的打量。

林青柔不卑不亢的任她打量:“周大哥,吃飯了。”

周石鈺應了聲,從女子手里抽出袖子,和林青柔一同走進家門。

王夢霞氣的直跺腳,賤人!

天剛擦黑周家人便入睡了,古代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習慣了,但林青柔習慣晚睡,躺在炕上怎么也睡不著。

她嘗試著用意念再到收銀臺前,但見胸前吊墜藍光一閃,收銀臺便出現在眼前。反復嘗試幾次,也摸清了出入空間的規律。

翌日天剛亮,林青柔便醒了。

出了屋子便見周石鈺背著背簍要出門,猜到他許是會進山打獵,忙也背個背簍跟上他:“周大哥,我去山上采些野菜,家里沒野菜了。”

周石鈺看她一眼,唇抿成一條線:“山上危險,跟緊我。”

林青柔跟在他身側,像個小媳婦兒似的。

“鈺哥兒,進山吶?這姑娘是……真許配給你了?”

“連鈺哥兒被分家都沒走,這姑娘八成要以身相許了。鈺哥兒真是個有福氣的,看這姑娘長的多俊。”

“真不要臉,鈺哥救了她,她還賴上我鈺哥了,誰不知道我鈺哥和我走的近,她還往上貼,可真賤。”

村民瞧著周石鈺白撿個媳婦兒都樂呵呵的,忽然插進來一道刻薄的聲音,掃了大家的興。

是昨晚拉著周石鈺說好話的王夢霞。

周石鈺停下腳步,劍眉微蹙,淡淡掃向王夢霞,語氣疏離:“不是。”

王夢霞雙眼冒光,做作地露出嬌羞的模樣,小姑娘似的拉著周石鈺的衣角:“鈺哥,我知道你和那女人不是那種關系,都是她想攀扯你,這賤女人沒皮沒臉,光天化就勾引男人。”

周石鈺抽出衣裳,劍眉皺的更甚,寡淡的神色多了分冷意:“我和你不是那種關系,走的也不近。”

噗。

哈哈哈。這男人不鳴則已,一張口便嗆死人。

林青柔沒忍住,笑出聲來。

王夢霞小臉漲的通紅,羞的抬不起頭:“鈺哥,你咋能說我們沒關系呢,我、我心里可一直有你的……”瞥見林青柔在笑,羞澀轉為惱怒,氣的跺腳,“小賤人,定是你勾引我鈺哥的,他這么老實的人你也不放過,沒名沒分的就住在我鈺哥家,你個不知羞恥的蕩婦。”

林青柔還未被人指著鼻子罵過,冷眼盯著她指著自己的手,正要教訓她,一道偉岸的身軀擋在了身前。

周石鈺周身縈繞一絲戾氣,聲音寒如臘月冰天雪地里的冰:“夠了!我與她清清白白,她不過借助罷了,哪里礙了你的事,你要這般詆毀姑娘家的清譽?”

女子的清白最為重要,若私自與男子茍合,那是要浸豬籠的。

王夢霞安的什么心。

但更讓林青柔詫異的是周石鈺的反應,他這氣勢與作風,怎的與她知道的莊稼漢不同。

看熱鬧的村們見周石鈺真生氣了,便說著勸慰的話,亦有數落王夢霞的。

王夢霞委屈極了,哭著小跑回家。

八月,豐收的季節。

山里野菜遍地,碩果累累,那野草間藏著野蒜、辣椒、野香菜等香辛料。

林青柔扒開草叢找的仔細,摘了八九種調味料,正歡喜的摘著,一道低沉的聲音如一盆冷水澆了下來。

“林姑娘,這兩日委屈你在我家了,原想等你養好身體再送你回去,但現在看等不得了,你今日便走吧。”

“這點銀錢你留做盤纏,再多我也拿不出了。”

林青柔抬起頭,便見周石鈺朝自己伸出手,手里放著一吊錢,約莫有幾十個銅板。

“為什么?”

周石鈺表情沒什么變化,薄唇微抿:“你與我家非親非故,又是姑娘家,實在不合適和我們住在一起,平白毀了你的名聲,你走吧。”

“周大哥,我不在乎那些虛的,我想報答你的救命之恩。”林青柔站起身,直視他的目光,眼里坦蕩蕩。

周石鈺略微詫異,微微搖頭:“清譽對姑娘太過重要,日后你便知道了。我也不能讓你平白被人污蔑,趁著時辰還早,今日便走吧。”

他態度堅決,無商量之余地。

林青柔心里酸澀又茫然,娘家已經不能回了,周家又趕她走,她人生地不熟的,能去哪兒呢。

她低頭隱去眼中隱晦,心不在焉的點頭:“快到中午了,讓我再給孩子們和大娘做頓飯再走吧,成嗎?”

小說《田園錦繡小農妻》 第三章 神奇收銀臺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空間小說
  2. 民國小說
  3. 豪門世家小說
  4. 穿越種田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牛仔骑马登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