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很酷文學網 > 小說庫 > 言情 > 誘妻入懷:宗師很邪魅

更新時間:2019-08-24 15:59:22

誘妻入懷:宗師很邪魅 連載中

誘妻入懷:宗師很邪魅

來源:青墨云作者:緩緩歸分類:言情主角:君挽笑北宮棄

精品小說《誘妻入懷:宗師很邪魅》是緩緩歸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,故事中的主角是君挽笑北宮棄,書中主要講述了:赤星現,紅塵劫。江山亂,山河破,天下易主。至此之后她便成為了各方勢力所爭奪的對象。而他們卻不知,紅塵劫也是他們與她之間的劫,任他們機關算盡,步步為營,也比不過她淡然一笑,最后才知曉,爭霸一方,一統天下并不是他們真正想要的,只是覺悟之時,她以不在身側。然而虛情也好,假意也罷,她也甘愿墜入他們所編織的情網之中。 片段一: 某女:“近日外面有傳言說我喜歡你,所以今日我特意來澄清一下,這個傳言……是真的。” 某帥哥:“……” 片段二: 某女:“我這一生,無情無愛,無欲無求,又怎會愛上你? 某美男:“我這一世,有情有義,敢愛敢恨,你我倒是天生一對。”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“咳咳咳咳——”

終于,大口大口的喝酒,大口大口的吃肉的報應來了。

見君挽笑噎了,北宮棄也急忙伸手給她倒了一杯水,放到了她的面前,那一派溫柔的聲音也響起了,“慢點吃,孤又不同你搶。”

看著樣子,都像是公孫暝虐待她似的,不給她吃飯似的。

君挽笑也不客氣,拿起了北宮棄遞過來的水便直接喝了下去。

“我這個人沒有什么喜好,就是愛吃!”君挽笑開口解釋道,“因為小時候真的沒有東西可以吃,所以小時候我就發誓,我一定要吃遍天下美食。”

君挽笑很是直接的便在北宮棄的面前吐出了她自己心里的真心話。

北宮棄聞言,俊眉一蹙,也知道她是一個可憐人,但還是靜默著沒有開口。她是可憐人,誰不是了?自己不也是可憐人嗎?

皇宮內。

守生得到了四皇子府傳來的消息,說是君挽笑和和鈴打傷了守門的門衛出府去了,而且君挽笑和和鈴還是穿著男裝出去的。

知道這個消息之后,他便馬不停蹄的去將這件事情告訴了公孫暝。而那原本好好的在晚宴上的公孫暝聽見這個消息之后,整個人的臉都要冷下來了。

這個君挽笑,他就知道她不是一個省油的燈,竟然還敢,出府!這也就罷了,為什么要穿男裝出去?難道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嗎?

這個晚宴,君挽笑沒有來,公孫儼也沒有來,結果君挽笑竟然還出府去了,這讓公孫暝很難不與公孫儼想到一起去。

于是便宣稱自己身體不適,所以離席了。

花無怨和閻蒼絕自然是覺得公孫暝這離開絕對是有什么事情的,但是他們身為客人,又不能離開,于是只好在自己心里盤算著公孫暝心里在打什么算盤了。

醉仙閣內。

“北宮棄……你說說你,長得這么帥!我就想問你一句,你還是不是處啊?”君挽笑興許是喝多了,說話也開口口無遮攔了起來。

我們偉大的宗師聽見這句話,那張臉簡直就是黑下來了,魅惑的星眸掃著面前的女子,只見她那傾國傾城的小臉紅撲撲的,看上去還真的是可愛。而她眉間的朱砂痣更是嬌艷欲滴。

不見北宮棄開口回答自己,君挽笑便干脆站起了身,走到了他的身邊,開口問道,“北宮棄,你有心上人嗎?”

呵?心上人?

普天之下恐怕是要讓他北宮棄放在眼里的眼都沒有,更何況是放在心上?

不過話又說回來,有心上人是一個什么樣子的感覺?

雖說北宮棄心中這么想,但是北宮棄卻絕對不會這么問的。

整個南軒都知道君挽笑和公孫儼兩情相悅,所以北宮棄也覺得,君挽笑接下來要說的話應當是關于公孫儼的吧!

然而,我們偉大的宗師竟然第一次失策。

“我從小就喜歡一個人,他沒有名字,大家都叫他噬血,但是我卻不那么叫他,我一直都是管他叫做歐巴。”

君挽笑說著,便一副很懷念的樣子,接著開口:“可是我卻沒有聽他的話,自己行動,害得他和我一起身陷重圍,我想,能夠和他死在一起也是很幸福的事情,可是誰承想,我一醒來,就發現我變成了一個叫君挽笑的女人,而且我嫁給了一個叫做公孫暝的男人,我第一眼看見他的時候,他就是狠狠地掐著我的脖子……”

君挽笑說著,便哭喪著一張臉,靠在了北宮棄那絳紅色的肩頭,歇斯底里的痛哭了起來。“宗師,我只是想好好的和我的歐巴在一起而已,你說我容易嘛我?為什么所有的不幸都被我一個人承包了?為什么?”

北宮棄聞言,那俊美無儔的面上便多了幾分龜裂之感。

所有的不幸被她承包了嗎?那么自己以前受的那些非人的待遇算什么?自己比她更要不幸,自己都沒有哭天哭地的,她有什么好哭的?

哎,等等!

北宮棄開始有些不知所措了,自己這么就真的相信君挽笑說的那些話了呢?看來自己近日真的是糊涂了。

很快的,君挽笑那醉醺醺的聲音又響起了,“宗師,你要是沒有心上人的話,我做你的心上人好不好?”

此話一出,偉大的宗師便愣住了,這個女人是腦子有問題嗎?女兒嫁的竟然說出這樣的話來,更何況她還是有夫之婦,這怎么行。

可是偉大的宗師卻沒有發現,他的心里并不排斥君挽笑的這句話。

“你喝多了。”北宮棄淡淡的說道。旋即伸手將那個趴在自己身上大哭的君挽笑給推開。

雖說君挽笑死死的拽著他,但還是被他給推開了,開口幽怨道:“我已經夠可憐的了,你就不能讓我好好的哭一下嗎?”她這話倒是用吼出來的。

那聲音那么大,守在包廂外面的和鈴便想要闖進去了,然而卻被一邊的穆青給攔住了。

他可是很了解自家主上的脾性的,沒有自家主上的意思誰也不能私自進去,不然的話,主上要是一個心情不好,這個人就得死。

和鈴見此,只是黑這一張臉瞪著穆青,她知道她自己什么也做不了,所以只能等著了。

“北宮棄,你老實說,你是不是第一眼看見我就喜歡我了,不然的話你為什么要輕薄我!不對,是用強未遂。”君挽笑被北宮棄推開后,便坐到了他對面的位置上,又喝了一口酒。

北宮棄聞言,頗為無奈的搖了搖頭,那晚是他的疏忽,不小心被人下了藥,所以就……不過沒關系,穆青及時來了他才沒有造成大錯,而且他也已經讓穆青去處理這件事情了,究竟是誰害他的,他不會放過的。

不見北宮棄開口,君挽笑便自戀的笑了,“你就不要再瞎編什么理由了,我就知道你喜歡我。”

呃……,這女人究竟是哪里來的自信?還自己會喜歡她?這有可能嗎?

那顆閃爍著的星眸一沉,唇邊卻掛著一抹邪肆魅惑的笑意,對著君挽笑問道:“醉仙閣背后的人是誰?”

“我不知道啊!”君挽笑有些困頓,對著北宮棄搖了搖頭,“其實我也很想知道,我以前在給誰賣命。”

以前?

小說《誘妻入懷:宗師很邪魅》 北宮棄,你是不是喜歡我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仙俠小說
  2. 虐戀情深小說
  3. 逆襲小說
  4. 科幻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牛仔骑马登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