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很酷文學網 > 小說庫 > 玄幻 > 黯然銷魂道

更新時間:2019-08-25 11:33:27

黯然銷魂道 連載中

黯然銷魂道

來源:微小寶作者:浪跡分類:玄幻主角:玄道奇余嫣然

《黯然銷魂道》由浪跡所編寫的玄幻類型的小說,這本小說的主角是玄道奇余嫣然,內容主要講述:十年前,被消滅的邪教重新復蘇起來。來到四川的玄道奇,在父母雙亡后,被九門派宮主救回。在上級的指派下,呂謙無功而返。九門派一事末了,而在成都又卷入事件的玄道奇。因會奇緣下,巧識小女孩的玄道奇,又將如何帶她脫逃?而杳無音信的魔門似乎也蠢蠢欲動,久不見蹤跡的妖洞也有意爭霸武林,前所未見過的道影支配著斑駁夜色,隱藏在臺灣的各路高手齊聚于一堂。一場廝殺就要展開!然而,玄道奇與余嫣然的關系,將一一解開。解開的將是十年前的悲劇,與一場千年前的愛戀……...展開

精彩章節試讀:

很快地,翹首就把玄道奇帶到大廳。

玄道奇看了一眼,幾乎所有九門派的重要人物全都到了這里來。

水虛坐于上首,旁邊立著幻日與水惜月,而大廳兩旁各站著何哥與受傷的小胖哥哥。

大廳則擺置成靈堂,掛起水任的照片,桌上全是戰死水家弟子的牌位,一個偌大的香爐上頭插著許多燃燒的香,而門口則是掛上一塊白布。

‘老爺爺,我把少爺帶來了!’翹首對著水虛說道。

‘嗯,你下去吧!’水虛說道。

看到翹首下去后,水虛肅道:‘你來給小任上香吧!’

這時玄道奇看見剛才不見的小平手拿著點好的香走了過來,他順手接過,拜了三下,向前走去,便將香插在香爐上。

‘爸爸,小奇給你上香了!’水惜月哭道,梨花帶淚的模樣,使得在場的人一陣心痛。

‘惜月!’玄道奇叫了一聲,便把她抱在懷里,任憑她哭的淅哩嘩啦。

‘沒事沒事,不要傷心了!’他說著。

‘小月,過來我看看!’水虛心疼道。

水惜月哭得梨花帶淚的,投向水虛的懷里。

水虛抱著水惜月安慰她,輕拍她的背,可以從她抽動背知道她哭的很傷心。

突然水虛將手掌輕按在水惜月的背,一陣清涼無比的純陽之氣傳入她的體內,只見水惜月慢慢地平復下來,卷伏在水虛的懷里。

‘把她帶回房間,她累了,讓她好好休息!’水虛淡淡地說。

然后小平便接過水惜月,抱著她回房間。

‘我也去!’玄道奇便跟在小平身后。

小胖哥哥看向大廳的人,水虛表情一陣肅穆,無奈地看向門外的景物;在他身后的幻日則是頭低低的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;而大師兄何哥則在望著水任的相片,小胖哥哥注意到他的臉頰有一滴眼淚在打轉,甚是懊悔水任遇害時他不在身邊,自責地咬著牙。

小胖哥哥看著水虛,吞吞吐吐地說:‘師公!有一句話……我不知道要不要問?’

‘喔,是什么事?你說吧!’水虛問道;心想小胖可是水任死前的唯一目擊證人,不知道他有什么發現或是知道什么事?

‘師公,您知不知道我派有寶藏的事?’他說著。

這時,何哥疑問道:‘寶藏?我派有寶藏嗎?’

‘寶藏?什么寶藏……’水虛思索道,過了一下子,卻見他用力敲了一下自己的頭,大叫道:‘是不是在地下室的寶藏?’

‘對!’小胖哥哥喜道。

‘小胖,你怎么知道這件事?’水虛突然問。

‘是呂謙!’小胖哥哥說,頓了一會又接著說:‘昨天晚上,呂謙率眾入侵我派,直至地下室,我和師父無意中聽到他說要找什么寶藏,才得知他的目的不是九門派……而是寶藏,那些人、那些死尸全是榥子,是用來騙我們的!’

‘寶藏我早就挖走了,交給了小任,我想這宮殿……應該是他用寶藏蓋的吧!沒想到……小任會因為這筆寶藏而……送命……’

一說到水任,在場的人全都濕紅了眼。

‘人生在世,有誰能注意到自己;死后能留名的人……又有幾人呢?’一直沒說話的幻日突然悲傷道。

‘沒錯!’水虛說道,看著愛兒的照片,遂低吟道:‘一生之名無人聞,死后留名能幾人?’

水虛一聲嘆息還沒說出時,門外突然傳來一句話。

‘說的好,賢侄他……在他一生,我就是記得他的人!’門外傳來悲傷的聲音。

‘難道是你……’水虛愕然道,慌忙站了起來。

‘不是我會是誰啊?’那人說道,走了進來,身后跟著一男一女。

那人留著白須,身穿深藍色的衣服,當先走到水虛的面前,看上去約莫六十多歲,神情則是肅穆許多;而他身后的兩人,男的約莫二十八、九歲,身穿勁裝、腰掛一包東西,則是看不清楚里面是什么東西;女的則是約莫二十三、四歲,朱紅般的櫻唇、寒星般的雙瞳、小而挺的巧鼻,白皙的膚色如凝脂般的晶瑩;而她身穿一件粉紅色T恤,襯托出她完美的身材,下身穿著一條牛仔褲,盡顯出她細長的雙腿,而她怯生生地靠在男子身旁。

‘岳一劍!是你!’水虛驚訝道,握住對方伸來的手。

‘當然是我啊!水虛兄。’那叫岳一劍的人怎么說道。

突然兩人臉色又變,岳一劍問到水任如何死的,而水虛遂將前因后果講了一遍,他聽完后莫不傷心。

‘沒想到……賢侄他,以后我若遇到呂謙時,我必將他碎尸萬段!’

‘有你這句話,我想小任在天之靈應該安心了!’水虛慰道。

‘不過我怎么沒聽說過這號人物呢?’

水虛解釋說:‘這廝是最近幾年才出現的!’

‘我媳婦就是被他害死,這事是發生在五、六年前的事!’水虛又氣憤道。

‘這小子!’岳一劍也怒道。

‘喔對了,這兩人是我的關門徒弟!他們已經結為夫妻了!’岳一劍介紹他的徒弟,便告訴水虛,男的叫玄鋒,女的叫做劉郁。

‘水師伯好。’玄鋒與劉郁齊道。

‘喔好好!不用這么多禮!’水虛對著兩人說,接著又轉頭對岳一劍說:‘這兩人筋骨不錯,是練武的好料子,假以時日,我倆就要被他們超越了,哈哈……’

‘謝謝水師伯!’玄鋒與劉郁喜道。

‘水虛兄,你說笑了,你那徒兒幻日才是真正的奇才啊!’岳一劍稱贊道。

這時幻日謙虛地說道:‘多謝岳師伯贊美,我和你們兩人差多了!’

‘哈哈!真是謙虛。’岳一劍說道。

‘喔對,我真是老糊涂,竟忘了給賢侄上香!’岳一劍輕拍額頭說道。

水虛這時也罵道:‘竟然忘了重要的事,快點香!’

‘是!’何哥與小胖哥哥說道,自是去點香了。

在一間蠻干凈的房間里,小平抱著水惜月走了進去,后頭跟著一個小小的身影,那人自然是玄道奇。

小平把水惜月放在床上,看著她睡著的模樣,不禁苦笑了起來。

‘你知道小宮主為什么叫做小宮主嗎?’小平坐床邊,背對著玄道奇說。

‘啊!’玄道奇原本看水惜月看出神了,經過小平一問,他才從沉思中拉回現實,尷尬地說:‘我不知道!’

‘一來是小宮主在我們許多師兄弟的呵護、關懷中長大的,所以我們就鬧著叫她小宮主,也因為小宮主從小被我們捧在手中,就更像一位小公主了,她可是集我們之所寵愛才成長的小宮主。’小平回憶著所有與水惜月有關的事,慢慢地說著。

玄道奇仔細地聽著,眼光所看到的是水惜月臉龐上未干的眼淚,小而秀氣的眉緊緊皺著、小嘴正不停的閉合著,而雙手則是緊握著;玄道奇湊近一探,可以聽見她細細地呼喊一個人的名字,只見玄道奇伸出手握住水惜月緊握住的雙手,就近一聽可以聽到她在叫著爸爸,如果不是靠的這么近,玄道奇也不能聽的如此清楚。

玄道奇輕輕地說:‘接下來呢?’

‘嗯,第二個原因就是師父他蓋了這座宮殿,當時也不知道他從那拿來這么多錢,所以我們就更起興地這么叫她了。’

‘應該是寶藏!’玄道奇說。

‘什么寶藏?’小平問道。

‘我不知道,我是聽到小胖哥哥在房里自言自語的說!’玄道奇回想昨天洗完澡時,經過小胖哥哥的房間時所聽到的事,當時還以為他在自言自語,現在經過小平這么一說后,他才這樣猜測。

‘喔,他怎么說!’小平問。

玄道奇遂說出是呂謙要找寶藏,而水任與小胖哥哥在無意中聽到,才有這樣的一段事。

‘喔,原來是這樣子,不過那呂謙……就不要給我遇到!’小平忿忿不平地說,咬的牙齒發出聲音。

‘好惜月!不要怕,有我在!’玄道奇輕拍水惜月的肩,小聲地說著。

小平見此狀,遂知不好在這,便說道:‘我先出去,你看著小宮主吧!’

等到小平走后一段時間,便聽到玄道奇輕輕說著:‘原來你我都是……淪落人啊!’

等到小平回到大廳時,他發現多了三個人,而他們正好給水任燒好香;經過何哥的解釋后,他才知道那老者是湖南衡山派的掌門,而那一男一女就是他的徒弟。

‘喔,南岳衡山派的掌門人!’小平說。

當然,水虛身為九門派的掌門,自然是要介紹一下他的徒弟、徒孫。

‘幻日不用說了,你應該知道了!’水虛說道。

‘沒錯,幻日的名氣可真大,師出于水家九門派,又能另辟新徑,自創一派,這份資質已是不錯了!’岳一劍說道。

‘讓岳師伯說笑了,晚輩那能與師伯同相并論呢!’幻日謙虛道。

‘好好,不錯!’岳一劍說。

‘水虛兄,你那小孫女呢?怎么沒見到!’岳一劍沒看到水惜月便問道。

只見水虛搖搖頭說道:‘還不是為了小任!’

‘你的意思是說,怕她傷心過度,所以……’他猜測著。

‘我只是運了些清心氣,好讓她睡去。’水虛道。

‘喔,那我放心了!’

之后陸續有峨嵋、青城、崆峒、昆侖、點蒼與華山等各派前來吊唁及慰問,水虛則是派遣門下弟子來招待各派的代表,各派代表待了一會,即又陸續返回師門。

到了第七天,這天是水任要入土的日子,而衡山派的掌門岳一劍與他的徒弟玄鋒、劉郁都一直待在九門派,因為水虛與岳一劍的關系非比尋常。

除了之前的六派代表有到場外,還多出了少林、武當、嵩山、恒山與泰山等各大小派,現場一陣肅穆與哀傷;在時辰到時,水家一行人穿著喪服,由著壯漢抬著水任的棺木,直往九門派附近的山頭下葬。

到了中午時,玄道奇才看見水虛等人回來,在各派代表與水虛說些安慰與慰問的客套話后,才在下午陸續離開,只有衡山派等人尚未離去。

水虛、岳一劍與水惜月三人坐在大廳,廳堂里的布置已經恢復成原來的樣子。

‘水虛兄,不要傷心了!’岳一劍道。

‘嗚!你叫我怎么不難過啊!’水虛悲道,抹去眼角的眼淚。

‘啊!’這時水惜月也哭紅了眼。

‘你們祖孫倆……’岳一劍不知所措,看著水虛與水惜月兩人,心想這下子頭大了,遂搖搖頭。

這時,玄道奇走近水惜月身旁,柔聲說:‘你不要哭了,阿公你也是。’因為與水虛相處久了,便和水惜月一起叫他阿公。

小說《黯然銷魂道》 第012章 下葬 試讀結束。

猜你喜歡

  1. 民國小說
  2. 暖婚小說
  3. 架空小說
  4. 耽美小說

網友評論

還可以輸入200

牛仔骑马登陆